冷轧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轧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在拉高中国棉价-【新闻】宽瓣重楼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6:37 阅读: 来源:冷轧板厂家

谁在拉高中国棉价?

10月23日,中国棉花交易市场的电子撮合交易再次摸高到1.83万元/吨,令众交易商目瞪口呆。与此同时,河北沧州的棉花公司门外,采购员们蜂拥而至,几乎每运出一包棉花,就立刻被叫价高者抢得。为此,中纺协在提交发改委的紧急报告中称,一批大型纺织骨干企业因缺棉已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纺织企业则将矛头直指中间商的囤积炒作,否则,棉价何至于在国庆后的短短一周之内暴涨近5000元/吨,高出国际棉价2600多元?一时之间,棉花受众人瞩目,到底是谁在拉高中国棉价?棉价也疯狂今年8月份,棉花价格还在12000元/吨左右,9月底,已涨至13900元/吨,但业界判断,随着新棉全面上市,国庆节后棉价会平稳下来。然而市场却让人们目瞪口呆。10月8日一开市,棉价就一举上浮1000多元,冲高到15200元/吨以上,随后几天,更是一路扶摇直上,13日达到15948元/吨,15日突破16600元/吨。据全国棉花交易市场信息部副经理王莹介绍,节后电子撮合交易连续3天“涨停板”,达到国家规定的上限自律价,以至于电子撮合交易价远落后于现货交易价,交易市场不得不于10月13日宣布将自律价浮动幅度从200元提高到300元再到1500元。撮合价再次飞高,于17日突破18000元/吨大关,达到18094元/吨,高出同期国际价格1000多元,23日更是冲到顶峰18300元/吨;市场人士却透露,现货市场还要比这个价格高,一度逼近19000元/吨。短短10天里,棉花价格疯涨了近5000元,以国家统计局刚刚公布的今年全国棉花产量490万吨计算,这10天里,全国棉花市值暴涨超过200亿元。“我们压力很大,经常被指责为棉花涨价的带头羊,”全国棉花交易市场总经理苏海燕说,“实际上这是市场价格的反映。”大批民资涌入新疆收棉花由于今年内地不少棉花主产区受灾,新疆棉花更加抢手,新疆的国营棉麻公司与民营棉花加工企业,打起了一场价格战。喀什地区一国营棉麻公司轧花厂的厂长买买提把国营棉麻公司以外的民营企业一律称作二道贩子。他认为,今年的棉价是被二道贩子抬起来的。据统计,今年,新疆棉麻公司和新疆兵团棉麻公司共收购棉花613万担,而民营企业收购了320万担,民营企业与两大棉麻公司三分天下。往年,棉花收购资金主要来自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贷款,但是,今年有大量民间资金进入新疆参与了收购。仅在新疆阿克苏地区,就有3000浙江人带着资金参与棉花收购,按照每人带100万元计算,就是30个亿,足以收完阿克苏所有的棉花。而且,有很多是棉花收购领域里的新面孔。农业发展银行本来有一项主要业务就是为棉花收购提供贷款,但在今年十月中旬,当棉价超过每公斤4.5元时,农发行的贷款戛然而止。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新疆分行行长王世春告诉记者:“如果我们随行就市,市场棉价将会更高。”据了解,之所以有大批资金涌入,主要是因为今年棉花收购放开,新疆增加了许多民营的棉花加工企业。目前,在新疆已经具备了7200万担的加工能力,而新疆的产量只有3000万担。价格攀升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乱而起。新疆农业厅马玄告诉记者:“加工能力过剩。”目前,加工出来的皮棉有70%集中在流通企业手中。只有30%是棉纺企业需要的。所以,目前的高棉价,是流通企业在玩击鼓传花的游戏,市场孕育着巨大的风险。萝卜快了不洗泥价格大战大幅度抬高了新疆棉花的价格,然而棉花的质量却大打折扣,收购中的多道检验工序一律被省略了,新疆棉花的声誉正在受到影响。在这家夜里进行棉花收购的民营轧花厂,记者看到,没有人为棉花分等级,刚交上来的棉花被统一堆上棉垛,用手伸进棉垛,发现棉花有些潮湿。按照规定,棉花的水分不能超过6%,而现在大多超过了10%。新疆棉麻公司副总经理史宏模告诉记者:“今年很奇怪,一下雨,农民就收棉花。”不过,在国营的轧花厂,记者发现棉花收购同样也省去了检测。新疆棉麻公司副总经理史宏模还说:“你不这么做就收不到棉花。”新疆农业厅棉花办公室主任马玄告诉记者:“现在已经失控。”新疆各级棉花主管部门担心,棉价攀升,收购企业急功近利是不是会砸了新疆棉花的牌子。纺织企业难逃亏损旋涡棉农额手称庆的同时,新疆棉纺企业却陷入困境:1至9月新疆纺织工业净亏损3.1亿元人民币,增亏5000万元。专家认为,新疆棉纺工业的发展定位在原料优势,如果原料优势不能在价格等方面得以体现,新疆纺织工业将失去应有的竞争力。据悉,内地不少棉纺企业已停产、减产,或改用化纤材料。业内人士认为,棉价背离了其价值,从长远看,可能抑制新疆棉花的未来市场,导致结构性风险。在WTO框架下,棉纺企业面对的是国际市场,新疆棉价“离谱”,内地棉纺企业势必转向国际市场采购棉花,而大宗采购容易形成稳定的供货关系。一旦如此,新疆棉在内地的市场就可能丧失。 “现在因为棉花涨价而亏损的棉纺织企业不止我们一家啊!你采访我们,给人感觉好像就我们一家经营得不好似的。”江苏华芳纺织品公司的一办公室负责人有些不满地大声说,“整个行业现在都很混乱!”现在棉纺织行业的亏损面到底有多大?该位负责人摇了摇头:“幸免者不多。”该负责人向记者分析道:“越是靠下游的企业越接近市场,也就越不容易涨价。到目前为止棉花的价格每吨上涨了6000元,而面纱价格只上涨了3000万元至4000万元之间,当中有2000万元至3000万元的缺口需要我们棉纺企业承担。而我们本来就是个微利行业,一些高档棉纱每吨利润才1000元,普通的每吨只能赚几百元。因此拿我们全部利润去补那个缺口都不行,还要外加割自己的肉。亏损是肯定的事了。”价格多米诺波及贸易企业“原来一个季度向国外客户报一次价的,现在一周报一次价。有时,今天厂家向客户报完价后,明天就要求涨价。有些情况下,我们为了保持同国外客户的良好关系只能自己放弃利润。”上海新联纺进出口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该人士透露,为了解决该矛盾,他们现在只能采取在厂商报价的基础上增加一些价格,“但也不能加得太多,因为太贵也会吓走客人。现在棉布的出口也不是中国一国独大的局面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也是产棉大国,而且劳动力也比我们便宜,所以在处理价格时也格外谨慎。”另外一家纺织品外贸公司的查小姐告诉记者,现在他们采取的措施是同客户共同消化订单,“我们同客户商量的结果是,10月份以前的订单,客户允许我们每码涨价5毛钱;10月份以后的订单每码涨价1元钱。”查小姐解释说,采纳这种解决方案的也只是老客户,因为他们很多花样的打模已经在中国完成了。如果目前的情况(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继续下去的话,他们可能会将一部分花样移到别国去。而一些小工厂和小型贸易公司面对亏损局面,还会“死猪不怕开水烫”——毁约,延期交货或到期不交货。国外客户其实也懒得打官司,但肯定的是以后他们可能不在中国下单了。新联纺公司的负责人认为,我国是产棉大国,棉布又是纺织品出口中的大头,由于现在是年底了,很多订单都是年初下的,因此对贸易的影响还没有充分显现出来,但今后对出口的影响多大,就要看中国企业面对情况采取的应对措施如何了。谁是“囤积者”据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棉麻局局长史建伟介绍,8月时预测全国棉花产量可以达到600万吨,但是受天气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实际产量甚至少于500万吨,而国内棉纺企业对棉花原料的需求则达到700万吨。210万吨的空洞如何填平?由于新的棉花进口配额还没有下放,即使下放,也只有89万吨,远远不能填补缺口。于是出现人为抢购风潮。徐天翔为此愤愤不平:“大部分货被有实力的中间商拿走,然后囤积待出,这种炒作把价格拉了上去,使得整个市场都受到影响,其他化纤也被连带炒作,这使得我们这些纺织企业几头受阻。”业界认为,如果只有各地棉麻公司做,不可能价格抬这么高,当前一些行业相关上市公司、棉纺厂,甚至一些大资本、大企业进入棉花行业收购、加工领域,先将资源抢到手的策略,正是价格高企的原因之一。中纺协提交给发改委的报告,将人们的视线直接引向拿走进口棉1/3配额的五大国有贸易公司。在业界眼里,中国储备棉管理总公司、中国纺织品进出口总公司、北京纺织工业供销公司、上海纺织原料公司、天津纺织工业供销公司,五大公司不光享有进口配额特权,同时还是规模巨大的棉花流通企业,它们一方面控制着相当数量进口棉的投放市场,同时也具备相当实力在国内市场进行收购。中国纺织品进出口总公司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公司的确曾经进了几万吨的货,至于这些货目前的去向,他不便透露,“你可别小瞧这几万吨的货,算下来就是好几亿元钱啊!”北京纺织工业供销公司一位业务员承认,早在9月中旬,公司通过河北一家压花厂,陆续进货200多吨,这些货将于本月底交割。这个量并不算大的。该人士介绍,从棉花产地的实际情况发现,不断出高价抢购棉花的除了需要原料生产企业外,还有大量中间商,其中包括类似北京纺织工业供销公司的贸易企业,它们大量收进并囤货。当有人叫苦不迭时,也有人安之若素。内地******棉纺织品生厂商、山东魏桥纺织集团有限公司(HK.7924)在这场抢购中出手及时。“我们的棉花足够用”。魏桥总经理张红霞介绍,今年放宽了棉花收购标准,只要棉花水分不超过10%左右就照单全收,而在往年,这一指标是不低于8%。另外,同样有着资本市场背景的鲁泰股份(SZ.000726)、常山股份(SZ.000158)也都有所斩获,其市场部均表示:“公司已有充足的棉花储备。”政策调控之难对于棉价,国家的基本调控手段有三:储备棉、信贷支持和进出口。据中国储备棉管理总公司综合部经理刘华介绍,最多时全国曾有220万吨储备棉,但自2001年来一直大量抛售,目前储备数量已很少,难以作为平抑价格的有效手段。银行信贷方面,9月份,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就2003年度棉花年度收购贷款上限问题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紧急请示,发改委办公厅函复中,仍以今年棉花总产将比上年大幅增加为判断基础,同意农发行继续实行贷款上限政策——为防止企业利用农发行信贷资金哄抬棉价,在内地市场标准级皮棉收购价格每担突破500元、新疆突破470元时,农发行可停止发放贷款。但众多棉花收购企业普遍认为,上述规定与市场实际价格水平脱节,只会进一步减少农发行在粮棉油收购资金上的市场份额。进出口方面,纺织工业协会建议:将2004年棉花进口配额89.4万吨提前发放给企业,保证企业出口用棉;将2004年棉花进口配额增加到200万吨,一方面解决企业生产用棉,同时补充工业库存;在棉花进口配额分配中,将非国有贸易分配比例由67%提高到90%。据发改委对外贸易司一位官员透露,目前已确定将提前发放2004年的棉花进口配额,但对于增加配额的要求,还需研究。但新配额不是长远之策。艾仑宝棉花(中国)公司副总经理李楠指出:“现在惟一的办法就是放开进口,加大国际采购量。” 信息来源:粤港信息日报 中国农业网编辑

衬氟放料阀

蓝式过滤器

黄铜过滤器

浆料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