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轧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轧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谁在将农民生活拖向深渊-【新闻】利川润楠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3:43 阅读: 来源:冷轧板厂家

谁在将农民生活拖向深渊?

一件没有履行完手绪强占农民土地的事件,本应妥当处理补偿与后事,而今却越演越让人看不懂,四十几位靠地为生的农民眼睁睁的看着你拼我借凑上的十几万元诉讼费的官司被“无限期”的拖了下来,补偿款不能到位,良田不能恢复,广东省博罗县龙溪镇的这场民告官的官司还将持续多久?因审而带来的皮球还要踢多少个来回?2004年1月16日《中国经济时报》的题为《镇政府强征农用地“先上车后补票”》的报道披露了广东省博罗县龙溪镇政府强占农民土地,导致一场让农民仅诉讼费就要交付十几万元的行政诉讼案,此事引起了全社会各方的广泛关注,南方农村报在今年两会期间用近三个版专题报道了此事,省市县相关领导也都有了相应批示,诸如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官员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是一起典型的顶风违法用地事件,严重损害了农民的利益。3月12日,博罗县委县政府态度鲜明地表示:对事、对人都要严肃查处,绝不护短。但令人费解的是,一个行政诉讼式的民告官案却一直在中院与县法院之间来回“奔走”。记者1月份去广东采访时,县法院就明确告之记者2月26日将公开审理此案,但就在开庭前几天,龙溪镇政府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重大、复杂、社会影响大”,应由惠州中院审理。这一主张于2004年2月16日被博罗县法院驳回。然而,镇政府不服,提出上诉,迫使博罗法院于2月20日发出通知,将本案压后审理。4月7日。惠州中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并委托博罗法院送达裁定书。然而,仅十几公里的距离,裁定书竟“走”了50几天才“走”到村民及代理律师手中。从4月8日到5月底,埔上村农民和代理律师多次向县法院打听结果,博罗县法院一直说仍未收到中院的行政裁定书。5月31日,村民的代理律师终于被博罗县法院通知去取惠州中院委托送达的裁定书,其主要内容是:“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中被上诉人殷伟雄就上诉人博罗县龙溪镇人民政府行政侵权赔偿纠纷一案,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四条第(三)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所规定的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行政案件。”且抛开这些程序不说,无地无收入的农民如何拖得起这场旷日持久战?“有幸”的是,南方的记者同仁们仍看到了这些记者1月去采访时的目前身影:“村民殷瑞华在这里。他在这次征地中失去芒果林0.7亩、梅菜田1.4亩、鱼塘7.28亩、房屋一间。现在,他靠打短工来维持一家生计。殷瑞华有建筑技术,如有工做,每天有20元收入。但他今天(6月2日)从早上7点等到现在一无所获。殷容太在这里。他原有2亩10多年树龄的优质荔枝,6月是接近收获季节了,他说往年这个时候已有果贩上门洽谈收购,卖四五万元都不成问题,“如今什么都没了。”闾月英从远处走来。这个在“11·20”征地事件中,跪在地上请求镇干部手下留情,让她收割完梅菜再推土的普通农妇让人难忘。闾月英刚干完活,帮外地菜贩分拣豆角,干了一个上午,挣了5元钱。她一家六口,上有80多岁的婆婆,下有读小学的孩子,现时全靠他和丈夫打短工度日,吃饭都成问题。下个月学校放暑假,9月就是新学年,书杂费从哪儿来?”(引自南方农村报6月7日报道)与失去土地的农民一样,记者也在关注等待着正式开庭的早日来到,从去年12月26日这场案子进入法律程序到目前已经半年多过去了,上面描述的情景却是半年来失地农民可以想象的生活境况,走了近二个月的裁定书后是否能有定论日期的开庭,在农民们眼中仍没有“曙光”,可他们很急,很急,因为从正式开庭到终审,他们根本无法预料其间还会有多少类似传送这种漫长的“走路”?

微量排气阀

电动阀门公司

柱塞闸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