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轧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轧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周介孚贿赂考官的详细经过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贿赂考官

发布时间:2021-01-11 16:23:38 阅读: 来源:冷轧板厂家

周介孚贿赂考官的详细经过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贿赂考官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我要到N进K学堂去了,仿佛是想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

上面所引的这段话很著名了,有许多人应该会背诵。它出自鲁迅散文“《呐喊》自序”。

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这是鲁迅一生的起点,也是他性格形成的主要因素之一。之所以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同鲁迅祖父周介孚的科场案有关。

周介孚(1838-1904),名致福,又名福清,字震生,介孚,号梅仙。浙江绍兴人,生于1838年1月22日。

周介孚,是一位颇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29岁考中举人,33岁考中进士,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三年后“散馆”,奉旨任江西金溪知县。戴了三年多县老爷的乌纱后,因与上级不和,1878年被弹劾免职。1879年经李慈铭指点,“卖田捐官”,以后一直在京候补,直到1888年50岁的时候才得了个内阁中书的实职。

1881年,鲁迅出生,作为周家的长房长孙,鲁迅的出生无疑是一件大事。不过,当他呱呱坠地时,祖父周介孚并不在老家而是在京城候补。

(鲁迅父亲)

据说,当鲁迅出世的消息传到京城时,恰逢同为翰林的张之洞来访,周介孚于是给新生儿取小名“张”,学名则根据同音取“樟寿”,字为“豫山”,这也是鲁迅真正的原名原字。

1883年,周介孚由京返乡探亲,这也是鲁迅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祖父。

鲁迅少年时期,周介孚仍旧在外为官,他再一次回乡时,已经是十年后的1893年了。这一次,他是回家丁忧,鲁迅的曾祖母去世了。

这一年,鲁迅13岁,这一次是鲁迅一生中与祖父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

这一年恰好是慈禧太后六十岁大寿。按惯例,甲午(1894)年要开恩科,故乡试得以提前一年。而恰恰就是这次恩科乡试成了周家“从小康而坠入困顿”的转折点。

准备参加乡试的绍兴秀才得知由京城来杭州的正主考官殷如璋与周介孚是同年(乡试会试同榜登科者),就不断有人来求周介孚利用这一关系打通关节,绍兴的马、顾、陈、孙、章等五个家中有钱的秀才更是凑足一万两银子,托周介孚去送给殷如璋,以买通关节、乡试中举,并答应事后会给周介孚一些酬报。

周介孚深知这件事非同儿戏。可是,他与这五家都沾亲带故,再加上考虑到自己的儿子周用吉(字伯宜,鲁迅的父亲)虽已是秀才,但接连几次乡试都未能中举,现在既然五家人愿意出银万两,只要自己出面周旋说情,便可省去一份贿银,当然是一件合算的事情。于是,在碍于情面、经不住亲朋好友的极力撺掇的情况下,为了儿子的仕途前程,他最终还是决定铤而走险了。

七月二十日(8月31日)这天,周介孚就带着仆人陶阿顺由绍兴启程了。他们中途经过上海,于七月二十五日晚到达苏州,泊船静候殷如璋等人所乘坐的官船的到来。两天后,殷如璋的官船果然在七月二十七日如期抵达苏州,停泊在阊门码头。

周福清得知这一消息后,不敢怠慢,当即派陶阿顺拿着事先拟好的、一封带有关节字样(所谓关节,是指与考官事先约好,在试卷某处用某几个字眼作为暗号)的书信前去投帖拜会,并嘱令陶阿顺先去投帖拜会,如不见,再投信函。没想到这陶阿顺是一个粗人,由船夫

驾了小船悄悄划到大船边后,竟然将名帖信函一并交给殷如璋的差人。

而此时,殷如璋正在船舱内与副主考周锡恩谈话,见差人送上一个厚厚的信封,心中大约早已有数,便将信封放在桌上,当然是想等周锡恩离开之后再拆开来看。

陶阿顺在官船边左等右等,不见一点消息。没有见过世面更不懂官场规矩的他,终于耐不住性子,对着官船大声叫嚷:这一万两银子的事非同小可,怎么收了银子连个收条也不给?听他这么一喊,殷如璋知道事情再也瞒不住了,便示意周锡恩拆阅来信,发现信封中“内计纸两张,一书凭票洋银一万元等语,一书考生五人:马官卷,顾、陈、孙、章,又小儿第八,均用‘宸衷茂育’字样。又周介孚名片一纸,外年愚弟名帖一个各等。”

至此,周介孚贿考事完全败露,殷如璋只好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公事公办地差人将陶阿顺拿下,“押交苏州府收审”,陶阿顺当即供出自己是受周老爷指使。

七月二十七日陶阿顺送信一去不回,周介孚就已知道事情不妙,吓得生了病。他先避住上海,大约八月下旬返回绍兴,后来周介孚自知此事最终躲不过去,为了避免牵累亲朋和家人,就自行赴县衙投案自首了。

周介孚“科场贿赂案”,对鲁迅及整个周氏家族来说都是影响至深的。

周作人曾说:“我因为年纪不够,不曾感觉着什么。鲁迅则不免很受到些刺激。据他后来说:曾在那里被人称作‘讨饭’,即是说乞丐。……这个刺激的影响很不轻。”

鲁迅性格中的冷峻与多疑、对世道人心的洞透与深刻,恐怕都与这段生活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人证物证俱在,而且是被抓了现行。案子很快就做成了铁案,层层上报,直到上报到光绪皇帝桌上。

虽说清代科举舞弊司空见惯,最上面的皇帝却不知道。他还以为科举是为国选才的根本制度,神圣而纯洁,一见竟然有官员公然行贿,龙颜大怒,将周介孚从严处理。周介孚被判了个“斩监候”(死刑不立即执行,等秋后问斩。),相关考生革除功名。

周介孚入监后,周家发动周介孚的科举旧交、京官同僚,又卖了家族的良田和店铺,疏通上下环节。他的案子由浙江省负责,时任浙江按察使是赵舒翘。赵舒翘觉得周介孚的运气太背了,大家舞弊都没事,就他被摊上了,对他很同情,加上各种各样的招呼,就把周介孚的死刑给押了下来,秋后并未处决。

周介孚保住了一命,杀也不是放也不行,在杭州的监狱里呆了八年。八国联军侵华时,京城监狱中犯人纷纷逃离监狱,事后又自动回来归案。刑部因此奏请赦免所有犯人,得到慈禧的批准。刑部尚书薛允升援引此例,将远在杭州的周介孚也列入赦免名单,得到慈禧同意释放。薛尚书是周介孚的同年进士,很同情周介孚在科举舞弊相当普遍的情况下获罪,就稀里糊涂地把周介孚释放了。

从现有的资料看,鲁迅除了第一次专程去探望祖父外,后来只是由学校往返绍兴的途中曾去探监。

1902年,鲁迅去日本留学,次年暑假回国时,周介孚已遇赦放回,这也是鲁迅与祖父最后一次相处。

1904年,周介孚寂然去世时,鲁迅已从弘文学院毕业并准备前往仙台医专就读,当时正在办理相关入学手续。因此,鲁迅没有回国为祖父奔丧。

昆明镀锌方管价格

超低容量喷雾器

精矿粉

酒店宾馆房屋安全检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