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轧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轧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河南死刑保证书案嫌犯姐姐这个正义来得太晚了

发布时间:2020-11-17 01:36:51 阅读: 来源:冷轧板厂家

昨天上午,当记者见到李怀亮的姐姐李爱梅时,目光立即被她明显的红眼圈吸引。李爱梅说,两天来,她几乎没有睡过觉。谈起为李怀亮申冤的路程和现在的心情,李爱梅多次毫无征兆地放声痛哭。弟弟无罪释放的一天,她说自己已经等了太久太久,而为了能够走到这一天,她也太难太难。

图/文京华时报记者孙思娅

母亲离世前10年没见儿子

为了给弟弟申冤,母亲就一路沿街乞讨去郑州和北京上访。

记者:讲讲这个案子给家庭带来的影响。

谈到弟弟的案子,李爱梅泪流不止。

被关了11年多的李怀亮

李爱梅:我不敢提起这个案子,一提起这个案子,我心里都不好受。因为啥呢,这个案子12年了,可以说这一个案子造成了我们一个家庭的家破人亡。我老母亲死了快两年了,临死都没有见到我弟弟。

记者:老母亲的死和案子有关么?

李爱梅:当时李怀亮出事时,我老母亲就不相信弟弟会杀人,因为弟弟平时连老鼠都会害怕。叶县法院把我弟弟判了以后,老母亲受不了,为了给弟弟申冤,她就一路沿街乞讨去郑州和北京上访。后来,弟弟又被中院判了死刑,老母亲都要疯了,她就又上访,而且一路上磕着头求菩萨保佑弟弟。最后去世的时候,头上还有叩头留下的脓包,但她闭眼时也没能见上弟弟一面啊。

记者:老母亲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李爱梅:2011年5月5日过世的,当年86岁,10年没见着儿子。李怀亮是俺家最小的,老母亲从小最疼的也是他。弟弟一回来就说要见老母亲。我没敢告诉他母亲已经没了,就怕刺激他。

我终于把弟弟给救出来了

当我在看守所接到我弟弟的时候,可以说我多年的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我终于把弟弟给救出来了。

记者:案子开庭前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李爱梅:接到开庭通知之后的几个晚上都没有歇好,开庭的时候,我的心情非常复杂,我想着法律一定会还我弟弟公道,因为我弟弟他没有杀人,但是我又担心法院已经连续判了3次了,他们敢不敢还我们这个公道。

记者:那在得知无罪释放的消息后,怎么想的?

李爱梅:听到后,我非常激动,非常高兴。当我在看守所接到我弟弟的时候,可以说我多年的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我终于把弟弟给救出来了。十几年没见他,感觉他整个人都有点痴呆了,感觉他精神上就有问题,跟他说话,他就没表情,跟傻的一样。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是很激动的,他是有话说不出来。我俩就拉着手,拉着手,我们没有多说话,我们都激动得表达不出来。

我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做人了。

记者:打算让弟弟回到村子里去吗?

李爱梅:一定要回去,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做人了,我们要回去,让那些吐我们口水的人看看,我们是无罪的。

记者:看到李怀亮前后反差这么大,什么心情?

李爱梅:非常难受,这个案子已经10多年了,反反复复折腾我们,我只要一想起这个事,我就受不了,可以说太不容易太不容易了,太难太难了……

此后李爱梅放声大哭,五六分钟都无法停止,她说,自己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弟弟能释放让她高兴,但是她更多的还是对家庭离散的痛心。

这个正义来得太晚了

已经家破人亡了,才等到这个无罪宣判,这个正义来得太晚了,确实太晚了。

记者:心情如此激动,是不是觉得终于等到正义的到来么?

李爱梅:是啊,已经家破人亡了,才等到这个无罪宣判,整个正义来得太晚了,确实太晚了。因为这个案子,可以说原告女孩被害了,咱们确实也同情,确实也理解这个事情,他们也不容易,孩子13岁就被害,法律也确实应该给人家一个公道,给人家抓出真凶。案子到现在没有找到真凶,可是这个人不是我弟弟杀的,司法机关的证据根本就站不住脚,不能说找不到真凶,就随便找个人来冤枉,不能一个家庭破碎了,还人为地再让另一个家庭也破碎。

记者:以后有什么打算?李爱梅:我考虑既然还了我弟弟公正了,下一步我就要申请国家赔偿,带我弟弟好好治好病,让他后半生过上幸福的生活。而且我想着弟弟终于可以和铁窗告别,他的衣服我要都给他扔掉,让他从此和看守所一刀两断,咱是个正常的公民。

(

济南癫痫病医院挂号费用

山东济南癫痫病医院陈志平

济南治疗脂溢性皮炎哪里好

相关阅读